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骇地人尸。

骇地人尸。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admin 时间:2014-04-06 07:00
蠢动的杀人欲望


煮沸了我的神经
蒸散了我的血液
比杀戮还要强烈的气息
在我体内不停窜动
杀人 成了Show Time时间

一手捧著刚被我砍落的头颅
一手则挖著头颅上的眼珠
嘴里咬著另一颗眼睛
想把热气给散发出去
可是
不行
心底还是有著不吐不快的感觉

步入更深处的黑暗
开了塞满了死囚的牢狱
放肆用著双手上的武器
将热 发 在他们身上
可是
他们死光
我还是觉得很热
直到我去冲澡
我还是觉得很热
我还是想杀人


暗昏的密室

暗昏的密室
只有我一个
看著
快要熄灭的火焰
想著
我周遭的一切
似乎
朋友 只不过是可以利用的敌人

敌人 只不过是让我更兴奋的玩具

静静
听著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
嗅著
依稀还留在手上的味道
谁是我下一个朋友
谁又是我下一个玩具
渴望著
是能满足我欲望的你


黑漆的厅堂

黑漆的厅堂
长条型的餐桌
在遥远的那一端
点著略为薄弱的烛火
应该摆放满满食物的桌上
此刻
却是空

一个瘦弱
白面
弱不禁风的男子
坐在点著烛火的那一端
不时用著手帕擦拭著嘴巴
为了隐藏他眼中的恐惧

在他的面前
右边
摆放著沉重著黄金块
左边
则是一张空白的支票

有事求我去办
而我
正等著他开出的条件


冷眼看著那愚蠢的男子
想著他害怕的模样
想著他开出我无法接受的条件时的恐惧
不知不觉
放在桧木椅上的右手
开始蠢动起来
我的手
为了刚刚被我杀死
而藏在餐桌下的尸体
兴奋不已
眼前的男子
是今天第几个来和我谈条件的
我已经记不得
只知道
条件不合我心
他就会成为餐桌下的一员┅┅


谁是猎物

嗅到
死亡的讯号
来自我的猎物
我的玩偶

趴伏在满是茂密树叶的树上
看著
树下开著Part的热闹
没有狂欢意味
也没有想玩的冲动
只是感觉无趣 外加无聊

猎人在等著猎物出现
好将之猎杀
没料到
躲在四处的猎人
比我还先露出他们的行踪
反被我这猎物踩在脚底下

身为猎物的我
尽情地撕裂在我脚下的猎人
让他的血顺著树干流下
直到让土壤给吸乾为止
咀嚼著这笨拙猎人的一切
操 恶心的肠子
腐烂的心肺
真恶心
但是
我却甘之如饴

晃眼间
又是一个笨拙的猎人
在角落边闪出他的头
笑著
就让我的猎物多活一点时间
去猎食
该把我当成猎物的猎人
看看他的肠子 心 肺
又是什麽滋味


游戏的前哨

恐惧
在感受死亡时
会开出灿烂辉煌的花朵
而我
就是专采那种花的人

习惯
将人当成蝼蚁般蹂躏
观赏想逃命的绝望
痛快
畅然

随著把我视为猎物的猎人一一被我解决
热闹的Part也恰好结束
看著我的猎物开心的送客
欢笑 愉悦尽在他的表情
这让我蠢动
幻想他表情转成无助 惊吓时
我的心便加速狂跳

脚踩在一把躺在血泊中的狙击枪上
手握住栏杆
身往後仰
高低 参差不齐的笑声
伴随著轨谲的淡紫色的月晕
让居於高楼上的我
更是诡异
当我低头看去
发现猎物头望向我
右手指我
两眼瞪大
身子直发著抖
看到我在看他时
唉爸叫妈的声音顿时从他口中窜出
然後飞也似的跑入屋中
而我知道
游戏才正要上演┅┅


短暂的游戏落幕了

ㄇ的
刺鼻的硝石味充斥在房子的各个角落
我讨厌
更恨这味道
它只会突显出使用者的无能
如同眼前那拿贝瑞塔的家伙
慌张 慌乱
只会拿著自认为科技的东西来阻止我

他背靠著墙壁
只会唉爸叫妈的用枪枝指著我
叫我别靠近他
吼我别动他
然後
手指猛扣板机
一颗颗子弹陆陆续续地朝我飞射来
扣完 再填装
填装完 再扣
就这样
我也不支到他开了多少枪
我只知道他让我失望了
因为
最後一颗子弹他想留给他自己


那怎麽行
我怎麽能让他这麽轻易就死
一把拍向他的枪枝
改变他的弹道
让子弹从他的脸颊贯穿
痛 让他大叫
痛 让他忘了我的存在
直到我空手挖入他的胸口时
猎物才用比绝望更绝望的眼神看著我
像是在求我给他痛快
可惜
我只会慢
慢 慢 慢 慢握住猎物的心脏
握住跳动的心脏
会让我感到莫名兴奋
再来转
转 转 转 转动握在手中的心脏
让手去感受周遭血管的温热

兴奋中的我
眼珠会不自觉瞪大
兴奋中的我
舌头会不自觉伸出
就像蛇信
对著猎物一吐一吐
看到猎物的眼睛如凸眼鱼一般外凸
我轻咬住他的额头
留下一道血疤
跟著

拖出被身体包藏住的心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骇地人尸。|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708/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