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人偶

人偶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admin 时间:2016-07-23 13:28
寒风压境,从山与山之间细小的洞口穿过。夹杂着风雪向着明月国的方向席卷而去。

此时的即墨正在将鲜红的血液滴到一个木偶人的身上。滴答滴答~声音空灵的传遍了整个大殿。

木偶身上慢慢长出似人一样皮肤,从脊背开始向身体各位包裹。

即墨眼神之中有些许憔悴,不过心里暗喜。

“闻月,你终于回来了!”

——楔子

在明月国里,终年大雪,而且没有昼夜之分。唯一能够点亮这座城的就是偃师们的心脏。他们至出生的一天,父母就会将他们的心脏从胸膛里取出,然后投到明月国最黑暗的冥渊里去。

在那里,心脏将化成一颗颗夜明珠,照亮整个明月城,直到被取心脏的人死,明珠才会陨落。

这个冥渊的守护者,就是即墨,和闻月。而他们也是明月城之中,最优秀的偃师。

闻月是在细软的榻上,闻着还魂香,缓缓醒来的。看着眼前欣喜若狂的即墨,她开口问的第一次话确是:“即墨,莛川在哪里?”

他眼神之中有光,不过一瞬之间黯淡了了不少,依旧像往常一样,摸着她的脑袋温柔的说到:“许将军很好,应该一个月之后就来明月国接你回家了。”

闻月长疏了一口气,小声的说道:“莛川没事我就放心了。”

即墨却暗自叹气,看来闻月真的忘了许多事情。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至少她再记不得被许莛川背叛利用,也记不得许莛川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这个傻姑娘从来都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也那么容易喜欢一个人。可是她为什么相信和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即墨。

醒来的几天里,闻月常常在即墨面前提到许莛川。说到他们初见。

那依旧是一个大雪纷飞的一天,冥渊里的水终年结冰,却突然之化了一大块。当时的闻月就坐在偃台之上,刻着一个似马却又不像马的东西。听到有人叫救命,她起初一惊,而后又欣喜的朝着木制的青雀吹了口气。

对着它说了句:“去吧,将那个人救上来。”

语罢,青雀似活了一般,振动着两只巨大的翅膀,长啸一声。朝着冥渊飞去。

这里是明月国,所居住的都是偃师。闻月在冥渊宫中居住了数千年,从未接触过从远方而来的人类。

她欣喜的看着眼前躺在榻上的男子,他穿着戎装像将军是一样。闻月好奇的盯着他的脸看。光洁白皙的脸旁,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线。他明明是被水呛晕过去的,却在闻月看来,到是跟睡着了一样。这个样貌,这个男子,就这样,让闻月想记一辈子!

就好像,闻月现在说起来也会不由的傻笑,可那个穿着戎装的少年将军,她的真想记一辈子吗?

于是即墨故意扯开了话题:“月儿,我们一起去无月崖怎么样,你以前最爱的荼靡花开了?”

她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少年突然欣喜的问道:“你说莛川会不会也会喜欢我喜欢的花?”

他不语,只是扶着闻月坐到一只木头坐的驳上。

(我在浮生梦长之中已经像大家普及到:驳在《山海经,西山经》之中有记载:又西三百里,曰中曲之山,其阳多玉,其阴多雄黄,白玉及金。有兽焉,其状如马而白身黑尾,一角,虎牙爪。音如鼓音,其名曰驳,是食虎豹,可以御兵。)

那只驳是许莛川利用她的最好凭证,因为驳可御兵,百战百胜。他为了自己的野心,不惜一切的靠近闻月。只为让她为他做一只驳,可是闻月明明就知道的,驳是神物,并非普通的世俗之物,偃师雕刻神物必遭天谴。

却一意孤行,应了许莛川的要求。

即墨一想到闻月就在冥渊宫里前一秒还心心念念以为她的莛川要来接她回家。后一秒,竟被天雷活生生的劈的不成人形,奄奄一息时唤的依旧是他许莛川的名字。他的心就跟刀割似的。

当时他不惜破了明月国的结界,也要到人间去寻许莛川,希望他来看闻月一眼。可是没有想到,一个负心人身处烟花之地,抱着怀里的美人正亲热的紧。

即墨气极,在随身携带的木刻老虎身上吹了口气,这老虎瞬间活了过来,一口吞了惊慌失措的许莛川。

坐在驳的背上,迎着风雪,即墨抱紧了闻月。不知道走了许久,掠过一座座雪山,一条条冰川。走到明月城的尽头。

看着远山上的点点绿色,他们就在那里停了脚。

眼前一片雪白,有阳光刺到即墨身上,那是不同于冥渊里的夜明珠发出的光芒,它有丝丝温软,让人心里快乐。就像是闻月一样,是他心里的阳光。

他摘下一朵荼靡,别在闻月的耳际。问她道:“如果。我说如果!你心爱的少年再也不会回来那你该怎么办?”

她眼神坚定的告诉即墨,一字一句却不知为何像针刺进他的心里?

闻月说:“他若不来,我便一直等,就算等到沧海桑田,也要等的他!”

即墨笑了笑说道:“你放心,他会回来的。”

果真一个月之后,许莛川骑着白马,穿一身喜服来接闻月回家。可即墨却没有来送她,她心中好像一个地方空了,居然有点淡淡的悲伤。

明月国国主来看即墨的时候,他已经成了满头白发的迟暮老人,正商量着在选出明月国的新一任冥渊宫宫主的事。

国主一脸哀楚,这样貌跟年轻时候的即墨有八分相似。他问到:“哥哥,你又是何必为了一个姑娘将自己变成这个模样。”

即墨笑了笑,仿佛将一切都释怀,他缓缓说道:“谁让第一次见到闻月就喜欢上了她呢?”

偃师是靠着血液让人偶变活,可一个偃师一生只能做一个人偶,若要再做人偶,除非他以生命为代价。

可即墨仍觉得他是自私的因为在那个名为许莛川的木偶里,注入了对闻月必生的爱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3)
100%
本篇鬼故事标题:人偶|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5513/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