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只是做梦?

只是做梦?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 时间:2016-05-19 10:07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角时,我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从来不会熬夜的妈妈正襟危坐在客厅,裹着厚厚的被子,眼睛下黑眼圈很瘆人,样子有些颓唐。

“早!妈妈!”我没有在意,转身去洗手间打算洗漱,却在恍惚见听见凄厉而清晰的喊声从客厅飘来:“江河!”

是在叫我,可这声音并不是妈妈的!我确信!

我没有理,那声音愈加变本加厉,尖锐地叫:“江河!过来!”

我在极短的时间内反应过来,跑出客厅,妈妈不知何时开了电视,对着蓝屏的屏幕淡淡地笑。

我的汗毛尽数立了起来,困意全跑了:“妈?”我小心地试探。

“这电视,这么早一个也不能看!”妈妈突然语气正常起来,她还是侧对着我,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我晃了晃脑袋,估计是我幻听,也可能是我刚才出来并没有注意到电视是否开着。

“可能是电视台维修吧!”我回答道。

放弃了胡思乱想,我讪讪地摸着脖子走进洗手间,却突然脚底打滑。我的韧带瞬间拉伤,大腿撕裂般疼痛。我不堪重负地倒在地上,不想后脑磕在冰凉的地砖上。我没有想到意识会因此而失去,临近昏迷时,我清楚地看到站在我面前的母亲的倒立影像。

我并没有注意之前她的发型,只知道,此刻她披着长发,美得惊人,嘴唇红得似血,笑得炫目。五官模糊。

我走了好久。在一个没人没光的地方,连声音都没有。好久。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萦绕在我鼻尖,我的眼睛刺得生疼,我听见有人在喊,感觉到有人在拽我的手……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再仔细看,周围站着很多家人、奶奶爷爷以及许多我不认识的人。我的父母伏在床边,妈妈的头发如往常一般扎得高高的,不像我昏迷前看到的母亲!

他们都哭着,脸上挂着泪痕。似乎都很伤心,我却听不到声音。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一切如同按了静音键。

我张大嘴,尽力撕扯嗓子,可发不出一点声音,后脑像要炸开一样痛!我尽力挥动双臂,却无法控制它们。

他们也似乎并没有看到我的挣扎!

这是怎么了?

我开始慌乱起来,疯狂地挣扎。

蓦地,挨我最近的妈妈捏紧了我的手,眼睛定定地注视着我,眼泪直流。

“江河”

我听见她叫我!

那样地柔!我挣扎地越发厉害了,希望她能看到,令我失望的是,最后她只是把额头靠在我的上面。

渐渐地,我的眼睛前一片白亮,之后就又陷入黑暗。

我的身体沉重地疼着,好像遭受了多少折磨,是被车轮碾轧后的酸痛!

“丁零零!”

这是我的hello kitty闹钟发出的声音!很清晰地在耳边响起。是从前多少个日子一直听的。

我很轻松地就把闹钟关掉了,我极度狂喜,因为我知道我举起了右手!

我还睁开了眼!看到了从窗帘缝中跳脱出来的朝阳。

坐在床上,我后怕地去触摸后脑,只摸到了我毛喇喇的短发,没有纱布。

难道这一切只是做梦?

“还不起么!迟到了我可不送你!”老爸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身子吼道。

听见声音,我兴奋地扑下床叫喊:“老爸!”

爸爸真的应声停下,手里还抓着一根鞋带。

我摸摸鼻子走到爸爸跟前,想和爸爸分享我可怕的梦,还故作神秘了:“爸爸,我梦到我受伤了,好严重呢!还绷纱布了!”

老爸的眼皮跳了跳,扔下鞋带就在我脑门上弹了一下:“叫你少看点恐怖片,下出毛病了吧?”

我捂住额头,生气地喊:“你就知道打我,我找我妈去!我妈妈呢?怎么不给我做饭?”

闻言,我爸的手一僵,回头古怪地看了我一眼。

我心中纳闷,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平时这个点,我妈会做饭给我的!

老爸蹲下身,系好鞋带转身出门:“赶快下来,过了时间我不等你!”

我爸的莫名奇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我摇摇头,眼睛不由自主地乱飘,看到墙上明显的妈妈的黑白照!

我的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不会的!这才是在做梦!

我爸突然闯进来,急忙从地上抱起我。

“爸!”我喉咙发涩,说不下去想问的话。

“你忘了你妈没了吗?”我爸轻轻地把我放在沙发上,替我换好衣服,安慰我去洗漱!

我失控地推开爸爸:“我妈活得好好的!昨天她还发现我偷玩手机!她还说这次再因为手机考不好要打我!”

我的拳脚全部招呼在爸爸身上,我爸越发奇怪地看着我,却异常镇定地紧紧抓住我的手!

看我实在疯狂过头,我爸粗粝的手扬起:“你疯够了吗?”

我的泪止住了,抽抽嗒嗒地看着爸爸。

我爸叹了口气,走到妈妈的遗像边自言自语道:“造孽啊!你怎么还是放心不下她呢?”

黑白照上的妈妈笑得和蔼,仿佛从来没有离开。

妈妈的确是死了。

出于意外事故。跌到了后脑,失血过多而亡。

这是我的姥姥告诉我的。

我把整个故事与面前的这个人讲了一遍,我从未想过,时隔十五年,我会把这段往事讲给一个半仙听。

她是朋友介绍的,听说很灵。

我想从她这里听到些和别人不一样的答案。

比如,我的妈妈没有过世,一切只是梦。

她熄灭面前的烟蒂。睁开一双丹凤眼,看看我,突然深呼吸几下。

“怎么了?我捏紧手中的符咒。

“你以前带着长命镯?”半仙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家有这样的习俗,需要在孩子未满十二岁之前锁住孩子的命,以求长安。“十二岁就摘了!有什么问题?”

我心里觉得这人还真的挺灵。

“你要了她的寿!”半仙重新点上一支烟,“你一定在十二岁之前摘的镯子,命没来得及锁住最后一环。十五年前你梦到的受伤是你命里的一劫,看到的女人不是你妈,而是索你命的人。你看到的家人哭泣也不过是你阳间的回光返照,我不知道你妈找了谁,竟替了你的命!好生照顾她吧!你活得都是她剩下的阳寿!”

我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她吸了一口烟,说了一句和我爸一样的话:“造孽啊!”

我听完,早已泪流满面。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标题:只是做梦?|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5373/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