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短篇鬼故事 > 无法删除的短信

无法删除的短信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秩名 时间:2014-07-20 12:27
班花芳长得高挑漂亮,走在学校总会吸引众人的目光。
  只是芳突然请假了。她的家人说芳有事要出远门一趟。
  但我知道,芳在家里,哪里也没去。她没来上课,是因为头发越来越少了。
  她请假前的那个周末,我去找过她。本来周五放学的时候,芳说她难得有空,想和我们出去走走。我约了洁和裕,打算四人去逛街。
  可是那天到了约好的时间,芳没来,而且,她的手机也没有开。
  我们都觉得芳不是会无故爽约的人,于是决定去芳家一探究竟。
  芳住在离商圈不远的一栋大厦里,进了电梯,洁毫不犹豫地按下十三楼的按钮。
  叮——
  电梯门又开了。
  我一把拉住准备往外走的裕,她才发现电梯外一片黑暗,吓了一跳。
  “这里是七楼。”我指着上头的指示灯。
  洁轻声笑了一下:“就知道你们一定会吓到。”
  洁说,这部电梯一直都这样,每到七楼就会自动停下。
  裕脸色一白:“等一下会不会突然失控,我们就摔死了?”
  “你想太多了,我搭好几次都没事,如果出事那也太倒霉……”
  洁说到一半,笑容瞬间僵住。
  电梯门关不起来。
  “洁,你搭好多次,也都是这样吗?”
  “没有啊。”    www.guipp.com
  洁不断按着关门键,裕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裕突然身体一斜,靠在墙上,脸色相当苍白,张着嘴微微喘着气。
  眼前一片令人不安的黑暗,霉味扑鼻。明明是无人使用的楼层,却没有一点儿空旷的感觉。
  外面好像挤满了前来窥伺的视线……
  我悄悄拿出书包里的护身符握在掌心里:“洁,我来。”
  按下关门键,电梯门缓缓合上。
  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这次我们顺利直达十三楼。
  走廊的日光灯昏暗、惨白,充满压迫感。
  浩按下门铃,前来应门的是芳的妈妈。芳妈感觉是个亲切的人,却没有立即招呼我们进去,只是隔着铁门问有什么事。我将找芳的原委说了一遍,芳妈面有难色,告诉我们,芳从周五晚上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了。
  “要不你们先进来坐,我去叫芳。”
  屋里温暖舒适,干净整洁。
  脚步声渐渐靠近客厅。芳妈苦笑说:“芳还是不出来。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人还好好的,可是洗完澡后,突然怪怪的。大概晚上十点多,她洗完澡不久,有人来按门铃,我刚要开门,她突然冲出来叫我别开。我当时觉得这孩子有点儿怪,没多想就开了门。她紧张兮兮地一直问我有谁。外面没有人,我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话,只是浑身发抖地站在房门口。后来,芳竟然尖叫着躲进房里还把房门锁上,一整晚哭叫。不管我跟她爸爸怎么劝,都不开门让我们进去。”
  听完这席话,我们三人面面相觑。
  “可以让我们去看看她吗?”裕问。   芳妈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希望你们帮忙劝劝她。”
  芳的房门轻轻一推就开了,没有发出太大的噪音,让我觉得讶异的是衣服的数量。
  衣橱之外,还有好几个吊衣竿,层层叠叠,到处都是,连天花板上也有挂衣链,吊了好几件连身长裙。乍看之下,还以为自己到了长满衣服的热带雨林。悬空的长裙像是很久以前被吊死的人,尸身腐化后只留下衣服。
  “芳在哪里?”
  我们走进吊衣竿摆成的迷宫,迂回其中,寻找每个角落。
  洁和裕东翻西找。在这个到处都能隐藏起来的房间,找一个人也不容易。
  我在吊衣竿之间四处查看,突然听到一阵阵轻微的细响,不太寻常。
  刷刷刷刷……是一种摩擦的声音,节奏相当急促。
  我循着那声音绕过一堆又一堆的衣服,终于在转角处找到了芳。
  那摩擦声,是芳弓起十指,拼命抓头皮的声音。
  “芳,你没事吧?”
  她诡异的举动惊吓了我,而洁和裕听见我说话,马上赶过来,也跟我一样,在看到芳的一瞬间愣住。
  芳蹲坐在床跟墙壁的夹缝中,全身缩成一团,褪不去的惊恐像是已经牢牢刻在她的脸上,双手的指尖陷在乱发之中,不断地抓。
  “芳,不要抓了,会受伤的。”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振作一点儿。”我弯下身拍拍芳的肩膀试图给她打气,她浑身震了一下,抬起头,放空的双眼像是看到了什么,尖声叫了起来:“删不掉……短信删不掉……”
  “什么短信?”
  “我以为只是广告,可是……”芳说着呜咽了起来。
  原来,昨天晚上,芳接到一条短信:“你寂寞吗?”
  芳想也没想便按下删除,可是,屏幕却出现了错误提示。
  无法删除。
  芳试了几次,结果都一样。这时,又收到另一条短信:“你寂寞吗?别担心,我很快就来陪你,当你看完这封短信,我马上就来陪你。”
顶一下
(4)
80%
踩一下
(1)
20%
本篇鬼故事标题:无法删除的短信|链接地址:http://www.guipp.com/wd/1401/
喜欢本类型的鬼故事请移步到短篇鬼故事频道http://www.guipp.com/duanpian/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女孩四叶草

    你拿着这草发什么呆?想什么呢?一个女孩问道。男孩转头微笑道它叫四叶草,有没听说过...

  • 王九

    王九在朋友的生日会上喝多了,一个人回家,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当走到一个黑暗没有...

  • 赵文

    这是赵文第二次巡查酒店的消防,他刚到酒店任职不久,酒店给他的工作暂时也只有这个了...

  • 只是做梦?

    早晨,我揉着惺忪睡眼走出卧室,身上樱花木道这个二逼还没心没肺地比着耶。站在客厅拐...

  • 灵界男友

    他死了,她的心也跟着碎了,泪水像汩汩溪流,不曾停息,直至哭瞎了眼睛,她的世界自此...

  • 恩情

    老路和小路是祖孙俩,住在山上一间破房子里。每当打雷下雨时,屋里就成了水帘洞,锅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