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荐给朋友
收藏鬼婆婆
当前位置: 鬼婆婆 > 长篇鬼故事 > 灵异录 第10卷 校园惊悚时之‘复仇耶稣’

灵异录 第10卷 校园惊悚时之‘复仇耶稣’

来源:鬼婆婆鬼故事(www.guipp.com)作者:admin 时间:2014-05-13 10:26
引子(上)
  
  
  香港,一条繁华的街道,一个不起角的阴暗脏“乱”角落。
  “打死他!打死他!”
  “打死这个妖怪!”
  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狠毒的责骂声竟然来自于一群小孩子的口中,只见街道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五个衣着华贵的小男孩正在对蜷缩在角落里的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拳打脚踢,而且嘴里也不闲着,一会儿一个小妖怪,一会儿一个穷妖怪地骂着,外围还有三个穿着小公主服的女孩不时捡起地上的小石子朝着那个可怜的小男孩丢去。
  可怜的小男孩没有反抗,只是紧紧地蜷缩在一起,一双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小脸被黑泥涂得一团脏,两只黑白分明的小眼睛却被恐惧与悲痛所填满,一双赤“裸”着的小脚丫此时也被几个小男孩重重地踢踹了数下,疼得抖动起来。
  “打死这个妖怪,让他再出来害人!”一个头发梳得油亮的小男孩高声喊着,然后朝着蜷缩在角落里的小男孩重重是吐了口唾沫,一人发起,当然其他的小男孩立时响应,于是随着呸呸呸的声音响起,可怜的小男孩身上布满了白“色”的唾“液”。
  “大家快看,这个妖怪手中拿的是什么啊?”发出这样好奇声音的仍然是那个头发梳得油亮的富家小男孩,他睁着一双斜向上挑的眼睛盯着角落里蜷缩着的小男孩紧握的双手。
  原来根本不打算反抗的小男孩当听到这句话,立时紧张的将手中的东西紧紧地捂在胸前,眼睛中“露”出惊恐之“色”,生怕手中的东西会被夺走一般,牢牢地保护着手中东西。
  “哼,这个小妖怪还不让我们看呢,你们说怎么办?”头发梳得油亮的小男孩朝着其他小男孩问道。
  “那还不简单吗!我们一个人按住他的头,一个按住他的脚,另外两个人撬开他的手不就行了吗?”一个留着光头穿着蓝格背带裤的小男孩搓着手兴奋地提出自己的办法,两只胖乎乎白白的小手直拉着他胸前的两条背带砰砰作响。
  脏破的小男孩一听这话,立时从地上窜了起来,撞开光头小男孩后,身子打了一个咧跌,摔倒在地,不过很快就爬了起来向前跑去,整个过程中他的双手从来没有分手,仍然紧紧地握着那个东西。
  “哇……”光头小男孩被撞得摔倒在地,立刻疼得他哭了出来,两只手不湍着地面撒泼,“哥,他推我!”
  见到弟弟被推到在地,头发梳油亮的小男孩赶紧将自己的弟弟扶了起来,望着一路向前一路跌倒的脏破小男孩,狠狠地说道:“弟弟,不要哭,我们去抓他,抓住他后哥哥给你报仇,用石头砸他的屁股!”
  或许是因为饥饿,或许是因为脚被踢得生疼,脏破的小男孩还没有跑去多远就再一次摔倒在地,可是双手仍然死死地没有分开,他的头砸在地面之上,额头之上渗务一抹血丝。
  他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却发觉自己的脚腕一重,然后便是钻心的疼,只见那个头发梳得油亮的小男孩将自己的两只脚踩在小男孩的脚腕之上,黑“色”发亮的小皮鞋与赤“裸”的脏兮兮的脚丫成形鲜明的对比。
  “弟弟,我踩住他,他就跑不了,你去报仇吧。”油亮头发小男孩双手抱在胸前,朝着光头小男孩喊道。
  一时,方才还抹鼻涕哭的光头小男孩此时一脸的得意与兴奋,只见他同样穿着一双光亮的小棕“色”皮鞋,小棕皮鞋重重地踹在脏破小男孩的屁股、后背之上,一时间,除了白“色”的唾“液”之外,数下脏兮兮的皮鞋印留在他的后背之上:“踩死你这个小妖怪,叫你撞我,踩死你!”
  “你们也来帮忙,不要再让他跑了!”头发油亮的小男孩朝弟其他三个小男孩指挥着,其他的三个小男孩闻声忙跑了过来,一时八只小皮鞋不停地落上脏破的小男孩的后背之上,印下一个又一个的皮鞋印。
  然而无论脚腕多么的疼、后背多么的疼,小男孩始终没有疼哼出一声,只是双手紧紧地护在胸前,保护着手里紧握的东西。
  头发油亮的小男孩果然还是注意到了脏破小男孩双手死死紧握保护的东西,他朝着旁边的三个同样穿着小皮鞋的小男孩挥手示意道:“你们三个却把他的手撬开,看看,这个小妖怪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脏破的小男孩一听这话,身体立时翻动想爬起来,可是他的双脚被踩住,后背也被人踩住,根本就翻动不了,一时,两行泪水从小男孩黑白分明的小男孩中流了出来,他朝着前来夺拿自己东西的三个男孩开口求饶道:“求求你们啦,不要抢我的东西,不要抢我的东西!”
  可是不管脏破小男孩如何哭泣哀求,其他的小男孩始终无动于衷,两个小男孩一个拉一条胳膊,另一个小男孩则撬他的手,终于一声无比惨烈的喊痛声响起,撬他手的小男孩一下子坐倒在地面之上,捂着自己胖乎乎白白的手哭了起来:“这个……这个妖怪咬我!我不干啦!呜……呜……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鬼故事
  • 地府刑场

    序章 二楼漆黑的卧室里,母亲紧紧抱着十五岁的女儿,眼神充满着惊恐。女儿见到母亲的...

  • 代价

    一个视频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乱狭小,苏云在这儿已经住了三个月,可每次推开门依然会习...

  • 疯鱼

    楔子 月光拨开云层,露出了半张蜡黄色的脸。 借着微弱的月光,猫头鹰的胆子壮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这房子真不错!一放下行李,姚云姗就由衷地赞叹道。 在姚云姗面前呈现...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废墟,是唐英的宝库。 此刻是凌晨两点,商业街上的霓虹灯减弱了许多,...

  • 异物

    楔子 那天我和简诡在黄泉酒吧喝酒,简诡是一个特殊的异数画家,当他感受到灵体存在的...